栏目:

结婚十年 【作者 不详】 - 结婚十年 【作者 不详】

2019-08-31

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 编辑 (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正在幸福或是不幸,恋爱或是分手,结婚或是离婚的男男女女!看了之后如果能有少许感慨,请您留言告诉我,感谢您的支持,在此谢过!)                 (一)    朋友老何前段时间离了婚,按理来讲,他这个年龄和他的为人不应该有这些故事发生,他已经38岁了,而且一贯作风正派,最胆大的一回也就是被小姐亲了一口,还让他激动了好几天,所以听说他离婚的消息,另外几个朋友都大吃了一惊,就像听到中国足球出线时一样的震惊,而我只拍了拍老何的头,说了句:“走吧,去喝两杯!”    说起他被小姐亲了一口的事还有个故事,那还是前年,哥几个为了庆祝老杨的生日跑到一家我已经忘了名字的夜总会喝酒,然后叫了几个小姐,老何习惯性的隔了小姐快要有一米了。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,趁老何出去买烟时,给了一个小姐50元,让她亲老何一口。小姐倒很敬业,等老何一进来还没来得及坐下就扑了过去,老何当时就吓晕了,不知怎么回事,还在下意识的挣扎,那场面真叫一个悲烈,就像赤手空拳的老百姓在和鬼子搏斗一样,结果还是让小姐得逞了。    老何坐在那里半天没有讲一句话,脸上都在出神,把我们都吓了一跳,担心他会闷出病来。结果出来的时候,老何兴奋地讲:“妈的,老子活了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让老婆以外的女人亲呢!”    结果回家的当晚,老何就差点壮烈牺牲了,原因是那个小姐亲在了老何脖子上,衫衣的领口有一半口红印,结果让他那细心的老婆检查出来了,接下来的几天里,老何受尽非人的折磨,用他自己的话讲就像是地下party进了日本鬼子的宪兵队——惨呀!    其实,倒不是老何的老婆厉害,他老婆叫周玉兰,是个很温柔的女人,在市里的一个局机关上班,穿着得体,保养有方,35岁了一点都没留下些什么岁月的痕迹,是很会生活的一个好女人。对老何那是无话可说了,连老何的手指甲长长一点都要关心,平时我们就没看到过老何一衣件穿过两天的。    每次我到他家里去都会被他老婆感动得受不了,一句话,他老婆就是现代版的贤妻良母!我觉得他老婆的事迹都可以上电视了,拿个“三八红旗手”的奖状绰绰有余,我曾经一度在兄弟们的家属中间发起过向周玉兰同志学习的号召,实在是响应者无几,让我这个计划含恨而终。    口红风波过去后,老何解释了好久又把我拉去当证明,他老婆才放过了他。女人嘛,也很正常,何况她那么喜欢老何,当然容不得老何有半点对不起她了,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。    为了这对模范夫妻的幸福,我索性把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,承认是自己主使的,老何才得以逃过一劫,把我当成了他的再生父母一般。不过,周玉兰对我意见很大,我知道,她有些怕我,因为我这个人是一伙朋友当中最洒脱的一个,喜欢出入高消费场所,整天灯红酒绿,她一直就怕我把老何带坏了。    其实她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才对,老何并不是带不坏,而是因为家里还有她,正因为她对老何好,老何才会在外面那么老实,用老何的话讲就是:“她对我太好了,我要是乱来就对不起她、对不起孩子!”    我对于他们结婚十年还能保持这么好的感情表示由衷的感动,不像我老婆,一天到晚就知道问我要钱买衣服,饭也很少煮,看到老何和周玉兰我才明白什么是幸福。    整个离婚的过程都有我参与,从找律师、分财产到孩子的抚养权,我都在帮老何。这么多年了,老何一直就像我的一个弟弟一样,我和他是同乡,又比他大一岁,经历的事情比他多,社会上也比他混得好,神头鬼脸的人我认识一大堆,从参加工作起,他就几本上都是听我的话,让我给他出主意,他从小就是个爱学习不太懂社会上这一套的好人,我不能让他被欺负。    两个月前,一天晚上,我正在夜总会和几个领导吃饭,老何打电话来,声音低沉,非要我出去,我意识到肯定有事,就赶了过来。他在我家门口等我,已经喝了不少酒,我忙让他进去,问他什么也不回话,我意识到某些东西了,就坐下来陪他。他自己跑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几瓶酒,一个劲的喝,我没管他,看着他喝,等他不行了的时候,我问他:“说吧,有什么不好受的事,别闷在心里,你这样我也难受!”    老何头一歪就倒在沙发上了,闭着眼睛说:“日它妈,日它妈!”我去拿了块湿帕子盖在他头上,老何张开眼睛望着我,“哥,我想死”,一下子,我的泪水也出来了。


本页网址
标签
口味推荐